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从新儒学谈太极拳一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3]
朱高正简介: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朱高正(1954年10月6日—),台湾地区前“立法委员”,民进党创党元老之一,却又是最激进地支持两岸统一的台湾政治人物之一。朱高正出生於台湾云林县,是土生土长的台湾本省人,朱熹第26代嫡孙。其曾向陈家沟“四大金刚”之一的陈式太极拳大师朱天才学练陈式太极拳老架一路,颇有心得。朱高正教授曾多次来温县参观访问,并应邀来温作易经与太极拳文化报告会。此文选朱高正《从康德到朱熹》一书,以飨读者。

世事真的很难预料,我在念高中的时候虽然寄宿在法官宿舍,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上大学时竟然会念法律系;念大学的时候,虽然对哲学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却如何也没料到大学毕业后竟会远渡重洋到德国去专攻康德哲学。

还记得,从高二的时候,每天清晨五点半到七点都要读一个半小时的《易经》;高三的时候,还组织了一个跨校的读书会——“易兴复华会”,以“振兴易学,恢复中华”为己任。为了这件事,才第一次体会到国民党特务统治的可恶与恐怖,这个“易兴复华会”当然被强制解散了,同时也在我年轻的心灵抹上一层阴影。当时在日记里自述道:“在一个不民主的国度里,要从事政治改革,就要先有不怕坐牢的决心与勇气,但也不能太早坐牢。最理想的境界是,搞到快要坐牢而突然不必坐牢,其原因是:或许由于改革力量的壮大使得当权派不敢小觑,或者因为我们的奋斗牺牲使得当局内部发生分化;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这后来就印证在我自己身上。但从也没想到过,对《易经》的喜爱,却陪我走过了整整四十年的青壮岁月!

我对太极拳的初步印象,跟一般人没甚么两样,从小认为太极拳有气无力,软趴趴的,不过是老人家消磨精力、打发时间的一种运动。家父乃是当时颇负盛名的柔道教练,由于深受日本教育的影响,看不起“支那文化”,从柔道的专业角度来看,对太极拳更是嗤之以鼻。但是在我留德期间,家父亡故,回国整理遗物时,竟发现了一本由中华民国太极拳协会编纂的《太极拳图解》。后来大嫂才告诉我,家父过世前五、六个月,天天早上都到公园去学太极拳!只可惜家父已逝,他一生瞧不起中华文化,本身是日据时代柔道三段的高人,晚年为何要学他原本嗤之以鼻的太极拳?这可能是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

一九九六年,我应邀到美国华盛顿出席一个参议院有关中美与两岸关系的听证会,与会期间与我的挚友|大陆美国学会会长|李慎之先生一起借宿在留美学者沈己尧教授家,沈教授是研究南洋华侨史的专家,时已年近八十,广东人。他告诉我,因自幼体弱多病,十五岁时接受一位老中医的建议,开始习练太极拳。六十多年来风雨无阻,因此身体素质大为改进,学拳以后从没生过病,怪哉!借宿在沈教授家中时,只见他每晚在自家庭院,打三、四十分钟的太极拳。

《易经》与爱人引我接近太极拳

从小家父与兄长对我的教育,一向是相当“斯巴达式”的。我记得初中时只有一次月考没拿到全校第一名,父亲可以一个月不给我关爱的眼神,也不跟我说一句话。二哥在初一时给我考历史时,出了一道考题“中国的信史起自何年?”标准答案:商王盘庚迁殷,公元前一三八四年。这种教育方式极为阳刚、严格、精密、准确,这对我后来到德国研读康德哲学不无帮助,套句康德的话说:“知识有两个认识特征(Kennzeichen):一个是严格的普遍性;另一个是绝对的必然性”。这种教育方式与太极拳理格格不入,还好我长时期对《易经》的爱好,深知“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转换、刚柔并济的道理,这是帮我打开太极拳大门的钥匙。
艺术中国
青少年时,对孟子的喜好程度远远超过孔子,对他的浩然正气,深为折服。很喜欢他所说的“说大人,则藐之”,也很喜欢他对“大丈夫”的描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更喜欢他的大气:“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何其耿直、率真、阳刚!现代教育太注重效率,其结果往往使心性变得急躁而不自知,这对身心和谐的危害实不容低估。感谢上苍,在我读大学时让我遇到我尊敬的爱人裘曼如女士,她的个性与我一比,真可说是南辕北辙。我坚强、她柔顺;我勇猛精进、她慢条斯理;她拥有极高的智慧,我则是典型的、开疆辟土的冒险家,再大的障碍也阻挡不了我要排除万难、奋勇前进的决心。为了维护正义、公理,我从幼儿园就敢跟大姊姊顶嘴,高中找教官的麻烦,大学对主任教官、训导长也不假辞色。在德国完成学业之后,回国就投身民主运动,冲撞万年国会,撼动国民党的威权统治。而我尊敬的爱人啊,就我所知,她一辈子总是和柔宽缓、面带微笑、无与人争。她太了解我了!当她要我学太极拳时,我一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那已经是二零零三年的事了。因为我尊敬她,虽然从没想过要练太极拳,只因爱人要我习练,我便开始阅读太极拳的相关书籍,先从看得懂的、水平也还行的书籍开始,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把较重要的书籍全都翻过了。其中有几本更是看了七、八次以上,比如陈鑫的《陈氏太极拳图说》、郑曼青的《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张义敬的《太极拳理传真》等等。

与太极名师结缘

二零零五年六月,我聘请一位姓郑的武术队教练,每天上午来教拳三个小时,九天内把二十四式的简易太极拳与四十二式的综合太极拳(即国际竞赛套路)习练完毕,以后三个月就天天勤练这两套拳至少一个小时。二零零五年九月,我专程前往福州,经朋友引荐,结识了武术九段的名师曾乃梁先生(北京体育学院毕业,当年武术八段,培养过很多赢得世界太极拳比赛冠军的运动员。当时全国武术八段只有九人,九段只有四人,而这十三人当中,六十岁以上还能发表论文的,就只有曾乃梁一人而已。)认识之后,他帮我调拳,我则为他讲解《易经》,我就每三、四个月到福州一趟三、四天,如此提升五、六次之后,原来姓郑的武术队教练反而变成我的学生,由我帮他调整拳架。

我跟陈氏太极拳的因缘,起于结识朱天才大师。当代陈氏太极拳名气最响亮的是“四大金刚”,以年龄排列,依序为王西安、朱天才、陈小旺、陈正雷,他们均为陈照丕、陈照奎两位大师调教出来的后起之秀。而太极拳是大陆所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朱天才大师由国家文化部正式命名为“陈氏太极拳的代表性传承人”。其实,朱天才早就想认识我,而我也想早点认识他,只是大家都太忙,抽不出空来。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到二十四日,机缘巧合,我俩于上海不分昼夜,共处四天。从前曾乃梁老师虽曾说过,我的体型适合练陈氏太极,我却不当一回事。起初,我只想认识天才大哥而已,并没有学陈式拳的念头。在上海那四天的日子,朱天才不愧是大师,我们约定,每天我教授他两个小时的《易经》;而他计划第一天教我“缠丝功”,这是陈式太极拳的基础,接下来的两天再教我一套他创编的“老架十三式”,把陈式太极拳最具代表性的动作浓缩在这个简短的套路中。他说只要把十三式打好,就等于学会了陈长兴宗师所创编的“老架一路”七十二式中的三十四式,等于一半左右。他说十三式练好了,理论上只要再花五天就可以练成“老架一路”。我用三天多的时间把“缠丝功”与“老架十三式”习练完毕。并于二零零八年春节期间,带着儿子亲自到河南省、焦作市、温县的陈家沟,在这年的春节,每天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十点,除了用餐与中午休息一个半钟头外,用五天的时间真的把“老架一路”七十二式,六百多个分解动作学会了。天才大哥很高兴地说:“五天可成,本来只是理论!你是第一个真的只花五天练成的……”学完之后,我瞬间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难怪程夫子说:“不学便老而衰。”只要愿意学习新生事物,便会觉得更加年轻。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