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水浒英雄的“非英雄”行为及其社会悲剧蕴涵

[2010/4/28]
如此的滥杀无辜在水浒英雄重不算少数。张青、孙二娘开了家黑店,“只等客商过往,有那入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做人肉买卖。就是这种买卖还有些见不得人的规则:张青对武松说道,“三等人不可坏…第二是江湖上行院妓女之人…怕去戏台上说得我等江湖上好汉不英雄” [6]。这也不能算作英雄之举,甚至不如李逵直率坦荡。同样开酒店打探消息的还有朱贵,见有帛财的孤单客人,“轻则蒙汗药麻翻,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为羓子,肥肉煎油点灯”。手段与手法与孙二娘竟如出一辙。[7]船火儿张横将人载至江心,要钱同时也要人性命。三十七回里竟差点要了宋江性命。张横将船行至江心,便耍笑宋江等人说“却是要吃板刀面?确是要吃混沌?…若还要吃板面时,俺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在这艎板底下,我不消三刀五刀,我只一刀一个,都剁下你三个下水。你若要吃混沌时,你三个快脱了衣裳,都赤条条地跳下江里自死”,如此这般,哪有些英雄作为。张横与其弟张顺合谋骗钱的过程更是与流氓无异,“我弟兄两个,但赌输了,我便先架一只船,肚仔江边静处做私渡”,等几个“贪省贯百钱的”单身客人上船后,其兄弟张顺扮作单身客商,背一大包,趁在船中。待船到江心,张横便歇橹抛桨,插上一板斧,向诸位讨要船钱。他先假意问其兄弟,兄弟不给,张横将其扔下江。向其他人“排头定要三贯”时,“一个个都惊的呆了,把出来不迭。” [8]典型的流氓行为。
艺术中国
神形太保戴宗做“节级”时也每每按时收取常例钱。林冲欲梁山入伙,王伦要他三日内交有“投名状”[9](入伙的凭证,这里专指人头)方可入伙。林冲下梁山等了两天不见人来,后来遇到青面兽杨志杀的难分难解。下山杀人越货就是强盗所为,虽然是昔日的八十万禁军教头为世所迫,也不得不做出杀人越货之事,也并非英雄之举。

六十六回,宋江欲取北京城,鼓上骚时迁请命到城中放火。杜迁、宋万奉命杀梁中书“一门良贱”,刘唐杨雄去杀王太守一家老小。亏得蔡福请求柴进说“大官人可救一城百姓,休教残害”,梁山好汉才停止杀害良民。此时李成,闻达“各家老小杀的杀了,走的走了” [10]。如果说梁中书和王太守吃的朝廷饭喝的百姓血死有余辜,那么他们的家人不是强盗,不是贪赃枉法的贪官,也不是非奸即淫的恶霸,不该受此重罚。有些丫鬟更是受剥削的劳动阶级,何罪之有?纵使有过错也不应是死罪。梁山好汉嫉恶如仇,但是连阶级兄弟的心都寒了,还有什么拥护者?纵使打下江山又能稳坐多长时间?这种作为的组织只可能是秋后的蚂蚱。

《水浒》中“张都监血溅鸳鸯楼”中,张都监收受蒋门神贿赂执意杀死武松,不想被武松识破,在路上的两个公差两个蒋门神徒弟被武松搠死在飞云浦,武松决定回城杀掉张都监。他来到张都监的后花园处遇见“后槽”,后槽百般求饶,结果还是被武松一句“饶你不得”手起刀落,把这后槽杀了,砍下头来一脚踢过尸首,手段凶残无比。然后武松来到厨房,“只见两个丫鬟正在那汤罐边埋怨”,他索性“挚起腰里那口带血的刀来,把门一推”,“先把一个女使鬓角揪住了,一刀杀了”,那一个“惊的口里半舌不展,武松手起一刀,也杀了”。蒋门神看见武松浑身是血,吓得心肝五脏都提到了九霄云外。“两个自家亲随人”看见武松“自惊的面目厮虚见,作声不得”,被武松“剁翻一个”,“砍头一个”。武松下楼遇见张都监夫人,二话不说“刀早飞起,劈面门剁着,倒在房前声唤”。此时欲割头颅才发现“刀切头不入,心里生疑,就月光下看那刀时,已自都砍缺了”。到了楼下,武松遇上了养娘玉兰和张都监的一对儿女,也被武松“一刀一个,结果了”。出了中堂,又寻着两三个妇女,也都被武松“搠死”在房里。加上在“飞云浦”的四人,一共一十九人,其中十一人是无辜者。[11]

就此而论,武松受到生命危险时复仇杀人,性质基本上是正义的,但是因为复仇心切,连杀十多无辜,是错误和不可原谅的。容与堂课本的眉批就这样评价:“只合杀三个正身其余都是多余的”。

武松杀人后欲投奔杨志、鲁智深,路过蜈蚣岭见“一先生楼着一个妇女,在那窗前看月戏笑。”武松心想“山间林下出家人,却做出这等勾当”,便要拿他试刀。武松打开门看见一个道童出来,武松就先拿了“鸟道童祭刀”。随后武松又与王道人斗了几十个回合,砍下了作恶道人的头颅。王道人杀害了张太公一家数口性命,还强骗里张太公女儿,但是问题在于杀人后才问起缘由,也并非真正英雄之举,实属蛮横无礼。[12]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在对待复仇和正义的问题上,水浒英雄的行为确是可圈可点,复仇或是赚取同伙上山的同时,也使更多的无辜者殒命。从今天看来,人权中最重要的是生存权,若生存权都没有保障,社会就不会规范,百姓就不会愿望在这个社会中生活,礼仪规范就不会得到有效传播,同样,水浒英雄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必须为他们日后的不得民心负有全部责任。
艺术中国
2.水浒英雄的“好淫杀”现象及残杀女性行为

水浒英雄“好淫杀”,在对待妇女,特别是“越轨”的妇女问题处理上十分残忍,野蛮。这虽然与古代中国妇女地位低下的历史背景有关,但与《水浒传》作者男权思想不无关系。
艺术中国
小说自二十四回起至二十六回大幅文字描写武松发现王婆、西门庆、潘金莲三人合伙杀了武大,武松请众邻吃酒,紧接着杀死潘金莲诸人的场面。武松“把刀月乞查了插了桌子上,勇左手揪住那妇人头鬟,右手劈胸提住,把桌子一脚踢翻了,隔桌子把这妇人轻轻提将过来,一跤放翻在灵床子上,两脚踏住”,然后“脑揪倒来,两只脚踏住他两只胳臂,扯开胸脯衣裳。说时迟,那时快,把尖刀去胸前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豁开胸脯,去除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又“月乞查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 [13]。这是《水浒传》中最让人快意的一篇也是传颂的经典。不过从字里行间“血漉漉”的句子均可窥探到武松嫉恶如仇的本性,是何等的快意恩仇,但是我们也可以看见武松对待妇女的极不人道。武松杀潘金莲的残忍行为可以视为整个社会“男尊女卑”的思想肆意的蔓延。这不只是《水浒传》的“好淫杀”,而是整个社会的“好淫杀”。古代法律就限定,捉奸如果捉双,可以当场杀死奸夫淫妇而不得到任何惩罚,因此可见封建社会人权的劣迹斑斑。

再如宋江为掩自己暗通梁山泊“打劫贼”,夺回招文袋,将与张三私通,受了恩惠还得寸进尺的阎婆惜杀死的情节:宋江“左手按住那婆娘,右手却早刀落,去那婆惜嗓子上只一勒,鲜血飞出,那妇人兀自吼哩”,“宋江怕她不死,再复一刀,那颗头伶伶仃仃落在枕头上” [14],孝义黑三郎之举可谓“义”杀阎婆媳,也算是真真切切的演示了《水浒传》的主题。

类似的事情《水浒传》中还有许多。好淫杀,杀淫女人最为恣意的是“杨雄大闹翠屏山”一段,石秀与杨雄商议让他假意约潘巧云约上翠屏山要问个缘由。实施之后将潘绑在树上,潘巧云吓坏了,要石秀劝一劝。石秀说:“哥哥自来服侍你。”那杨雄上前,“一刀便割了,且教那妇人叫不的”,把刀豁出了舌头。杨雄狠毒的骂道:“我想你这婆娘,心肝五脏怎地生的”,遂“一刀从潘心窝里直割到小肚子,取出心肝五脏,挂在松树上”,而且“将这妇人七件事分开,却将头面衣服都拴在包裹里” [15],手法之毒,手段之残忍,令人不寒而栗。

又如李逵帮狄太公捉妖一回。在得知狄太公女儿与人通奸之后,李逵将两人“剁作十多段,丢在地下” [16]。李逵受人之托,“捉鬼”之后本该留下人的女儿便是,却将两人全部杀死且砍作十来段,可见此人手段之狠对人生命的藐视。

再如五十六回,张顺为救宋江连夜趱行,往建康请安道全。在得知安道全被一个建康烟花娼妓缠住,张顺又巧遇虔婆安排李巧奴与仇人张旺相会,“按不住火起”,“拿起厨刀先杀了虔婆,要杀使唤的丫环时,原来厨刀不甚快,砍了一个人,刀口早卷了,那两个正待要叫却好一把劈柴斧正在手边,正迎着张顺,手起斧落劈胸膛砍翻在地”,随后扯下衣襟蘸血写到“杀人者安道全也”[17]。安道全没有办法,只得上了梁山。李巧奴是烟花女子,本来出身命苦,只落得如此下场,连人带上虔婆三个人,张顺算是讲了义气,但是“一不杀少而杀众”,极不人道。

水浒英雄杀害妇女手段的残忍是任何其他小说不曾遇到的。种种残杀行为之下透着对于妇女地位的极大不尊重。男权思想和两性关系通过故事叙述和人物命运描写流露出来,思想是可惧的。这其中必然纠裹了传统腐朽文化的弊端,也包含着流氓文化的核心内容:成者王侯败者贼。这种推崇强者恃强凌弱的不堪观点。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