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水浒传》宴饮描写的美学价值

[作者:吕祥华]  [2010/4/12]
关键词:《水浒传》 宴饮 审美

摘 要:对于《水浒传》中“酒”的描写,我们称之为宴饮描写。小说中“宴饮”成为美学特质,它透过人物、情节和环境,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小说的阳刚之美。

中国的酒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广泛见之于小说、诗歌、散文、戏曲等文艺作品中,构成了中国文苑的一道亮丽风景线。所谓酒文化,一般是指以酒为内容但却又超越了有关酒的具象描写而上升到文化层面和精神层面的一种特殊文化形态。也就是说,在涉及酒的文化作品或者艺术作品中,酒本身已不仅仅是一种饮品,而是蕴含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精神内涵。那么《水浒传》中关于酒的描写也已经超越了酒的具象描写,而上升到了一种新的文化层面和精神层面,达到了一个很高的艺术境界。对于《水浒传》中“酒”的描写,我们称之为宴饮描写。小说中如果我们去掉了关于宴饮的描写和酒文化的精神内涵,那么整篇作品不仅人物形象黯然失色,社会内涵会趋于平淡,而且艺术成就也必然要大打折扣。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说,“宴饮”成为《水浒传》的美学特质,它透过人物、情节和环境,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小说的阳刚之美。


艺术中国
汉代人就曾把酒称之为“天之美禄”,认为这是上天赐给人类最好的礼物,既可以合欢,又可以浇愁,酒味之美、酒意之浓是其他任何饮料所无法比拟的。在《水浒传》中,酒更多的则是与英雄豪杰相伴。清朝闽人林梅溪认为《水浒传》善于写酒而不善于写茶,他在《武夷茶趣》中说:“酒壮英雄豪气,茶抒闲人性情。‘大雪满天地,古月仗剑游;欲说心中事,同上酒家楼’。若为同上小茶馆,则失去英雄豪气矣,故《水浒传》多酒气而少茶趣。”酒是发散的,饮后使人兴奋,茶是收敛的,品之使人清醒。美酒的力量恰恰在于一种微微麻醉之中唤醒的潜在的自由欲望,人们可以完成平时无法实现的愿望。在《水浒传》中酒使水浒英雄性格内在美得以外现,因而有关酒的描写即宴饮描写也就成了作者刻画英雄性格的手段。金圣叹认为,《水浒传》所以使人百读不厌,根本原因在于它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典型性格。他说:“别一部书,看过一遍即休,独有《水浒传》,只是看不厌,无非为他把一百八人性格,都写出来。”①这是一个深刻的见解,概括了小说艺术的一条重要美学规律。中外艺术史的实验证明了典型性格确实是构成小说艺术美的主要因素。《水浒传》写了大量英雄宴饮的场面,或一人独酌,或两人对酌,或众人在宴会上群饮,并借助于酒来完成人物性格的塑造。水浒英雄除王英外多不近女色,但除李云之外多亲近美酒。作者在第三回中说:“常言‘酒能成事,酒能败事’,便是小胆的吃了也胡乱做了大胆,何况性高的人!”②可见酒对“性高”的英雄产生的巨大影响。先说酒胆英雄武松。金圣叹在第四回回前总评中说:“鲁达酒醉打金刚,武松酒醉打大虫”;“鲁达打周通,越醉越有本事,武松打蒋门神,亦越醉越有本事。”“三碗不过冈”的酒招旗,在一般客人眼中是一则普通广告,在武松眼中却极富挑逗性,挑动了他的好胜心理。体现了他逞能、自信、桀骜不驯的性格特征。武松是用武力作后盾,用“全场紧逼”的战术,迫使酒家卖给他十八碗好酒的。以好汉自命的武松,正是仗着好汉固有的自豪感的支持,强索那十八碗好酒。这十八碗好酒,映衬出英雄人物不同凡响的作为,无所畏惧、敢作敢为的气概。在第二十八回中“无三不过望,醉打蒋门神”,也表现出了武松绝非凡人可比。在这一回中,“酒”字竟然出现了八十八次之多,居全书之首。王望如在回末总评中说:“其于虎也,先醉后打;其于蒋门神也,先醉后打……皆藉酩酊以佐其神威,酒之动气甚矣哉!”③恰当地说明了酒与武松英雄行为的关系。醉酒象征着情绪的放纵,神经的兴奋,醉酒后的境界是神奇的,无论是打,是骂,是卧,都带有了一种平时无法比拟的豪气与霸气,难怪《水浒传》对此境界钟爱有加。其他像“鲁智深醉打山门”,“吴用智取生辰纲”,“浔阳楼宋江吟反诗”等等,酒在其中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金圣叹在《读第五才子书法》中讲到“草蛇灰线法”:“骤看之,有如无物;及至细寻,其中便有一条线索,拽之通体俱动。”金圣叹的“草蛇灰线法”,无论从《水浒传》全书还是各章回来看,“宴饮”这一道具都得到了极为成功的运用,使其发挥了推进情节、蝉联场面、连缀事件的重要作用。如第二十二回,宋江在柴进庄上,因喝酒有些醉了,脚步趔趄,踩在火锨柄上,把火锨里的炭火都掀在武松脸上,引出武松这个人物和“武十回”一系列重要的故事情节。诸多英雄由宴饮而相识,相识后又找酒店相拜痛饮。梁山泊朱贵酒店是水浒根据地的交通站和前哨,每一位英雄上了梁山,起义军首领都要摆酒设宴,以示欢迎。宴饮使本来陌生的英雄之间的感情距离缩短了。

在《水浒传》中,宴饮又起到激化情节的作用。小说第四回金圣叹评点鲁智深说:“鲁达凡三事,都是妇女身上起。第一为了金老女儿,做了和尚。第二既做和尚,又为刘老女儿。第三为了林冲娘子,和尚都做不得。然又三处都是酒后,特特写豪杰亲酒远色,感慨世人不少。”④这是说鲁智深三次打抱不平,都是他酒后英雄正气所致。宋江本是一个对皇帝抱有幻想的人物,参加起义态度最不坚决的人物,但他在浔阳楼独自饮酒时,乘着酒兴题了反诗而招灾致祸。作者在这里极尽其能事地用酒把宋江性格中潜藏的反抗的一面急速升化、外现,以推动后续故事情节大起大落。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一般说来,情节发展应有连续性且紧凑。但是,金圣叹却认为,有时也不妨中断一下、停顿一下。他称之为“忽然一闪法”。第八回写林冲在柴进庄上与洪教头比棒,正要开始,柴进却说:“且把酒来吃着,待月上来也罢。”情节的发展到此突然停顿。后来终于开始比武了,不到四五回合,只见林冲托地跳出圈子来,叫一声“少歇”,情节的发展又一停顿。原来林冲要求取下护身枷。等到开了枷,正要重新开始比武,柴进又叫道:“且住。”这是又一停顿。金圣叹在此三处停顿下批道:“说使棒反吃酒,极力摇曳,使读者心痒无挠处”;“此一回书每用忽然一闪法,闪落读者眼光,真是奇绝”;“奇哉!真所谓极忙极热之文,偏要一断一续而写,令我读之叹绝。”⑤从这些批语看,第一处停顿吃酒及后两处停顿,目的是为了引起读者的焦急心理,引起读者的悬念,而这种焦急心理和悬念,足以增加读者的美感享受。再如,第九回林冲刺配沧州后,管营与潜来的陆虞候设计,差林冲看管大军草料场,为御寒林冲冒雪至附近酒店饮酒并买回一葫芦酒,返回草料场,两间草厅已被雪压倒,只得到古庙暂时栖身。草料场起火,林冲欲开门救火时,听得门外陆虞候、差拨和富安设计谋害其性命的一番言语,使得林冲忍无可忍,怒杀仇人,做出了义无反顾上梁山的人生抉择。酒店饮酒且沽酒的情节,与雪压草厅倒塌的巧合,使林冲的命运和抉择与宴饮又一次形成了密不可分的联系。此外,一些因宴饮误事而使情节突变的例子,也表现了“宴饮”的戏剧性作用。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