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从《西游记》看当时文人对中国文化发展的思考

[作者:李满花]  [2010/1/27]
西游记》成书于神魔小说在中国文学苑中遍地开花的季节。作为文人有意识地整理创作的作品,它无疑是可以鉴见当时社会生活状况之一二的。它以游戏之笔大书孙悟空在三界腾挪跳跃、优游奔走的潇洒,同时又深怀对民族文化发展前景的无限忧虑:儒道释三教合一似乎是最好的出路,但均已垂垂老矣;大力张扬人的个性,又担心开了枷的人欲会膨胀至无限;在内部已趋腐朽的时候,欲向外寻求新鲜血液,可这得来也并易事。

一、三教合一—无意中的解构

《西游记》宣扬儒道释三教合一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其中取经故事的主角孙悟空正是这一主题的代言人,作者想要通过这一角色的塑造来展示自己的文化选择趋向。

孙悟空本是丹崖山上一块仙石孕育而成,在花果山快乐地生活。后为生存忧患困扰,不辞劳苦,远涉重洋,寻求长生不死之术,以冲破生命的极限。以求长生为诱饵的道教这时刚好迎合了他的口味。学成后不期然又与儒家的积极人世文化暗合,自封“齐天大圣”,大闹天宫,受儒道佛三家连手镇压,终被佛祖制于两界山下,并由此与佛结下不解之缘。

从表面看来,学道、人儒,又历经种种磨难,修得“真心”,终竟成佛,是作者向人们提供的一个完满的文化选择趋向。作者要求人们向儒道释三家全面汲取营养,最好能自由出人,但在这里被大加宣扬的儒道释又是个怎样的面目呢?在赞语迭加的同时,那掩藏不住的暗流无法控制地从作者笔下涌出。

先看孙悟空首先遭遇到的道教。道教除了增加了法术之外,似乎只是一片乌烟瘴气:祖师太上老君只不过是个炼丹高手;五庄观的道士为一棵人参树竟要残忍地将唐僧师徒扔进油锅;宝林寺的道士是和尚的附庸;车池国的到上道士以迫害和尚为业;黄花观的道士是只与蜘蛛精交好的毒娱蚁……这一系列的道士形象莫不令人生厌。这样污浊的道教是可以向它寄什么希望的吗?作者在这里显然已失去了向人们推销道教的兴趣。

再看以国家和君主为至高无上、要求人们无条件地牺牲自我报效国家的儒家。他们所尊崇的帝王们又是怎样的货色呢?那“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弯高上帝”,看似辉煌神圣、至尊无比,事实上却是个无能又残忍的人:他遣人骗孙悟空上了天宫,却不知怎样安排官职一;孙悟空大闹天宫时,他不得不求助于如来;卷帘大将沙僧只为“失手打碎了玻璃盏”就被他“打了八百,贬下界来”,而且“又教七日一次,将飞箭来穿’川胸胁百余下方回”(8回)。天上的玉帝尚且如此,人间的君王更是不堪:宝象国的国王因女儿失踪贬退无数官员、打死若干脾女、太监(29回);患有“双鸟失群”之症的朱紫国国王愚蠢到服了马尿、锅灰制的丸药却浑然不知(69回);比丘国的君主荒唐、残忍至极,竟然听从国丈的谗言,收集许多儿童,“要取小儿心肝做药引子,指望长生”(78回)。如此种种,不胜枚举。这些国君不是昏庸无能便是为一己私利草管人命、杀人如麻。这等“圣上”真的可以使天下人甘愿为之效犬马之劳?投身这般世界岂不是自甘与杀人魔王同流合污?这条道又显然为君子所不取。

那么只有作者花了最多笔墨渲染的佛界可做人们思想的最终归宿了。事实却并不如此。佛家以“劝化众生”为己任,能以无边法力制胜一切妖魔,使其野性变成佛性,最后服膺于佛的摩下。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佛界并非什么理想胜地。就拿观世音菩萨的南海紫竹林来说,多的是被迫修道的兽类。那看门的、侍莲台的戴着禁、金箍的熊精和牛精、坐骑金毛吼与听经的莲池金鱼,伺机便跑出去为妖作怪。唐僧师徒一路上碰上的尽是佛祖有意安排的磨难,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真的以慈悲为怀,是否真的能“普渡众生”。这里不但没有能成功地宣传佛教教义,反倒更多地向人们展示了佛界的肮脏,明示世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美妙的“彼岸”,这慈航宝筏是无论如何上不得的。那西方极乐世界不是唐僧一直向往的吗?可唐僧因为不曾备得“人事”而受了阿摊、伽叶的无字之经,及至如来授命传有字真经,阿摊还是索了唐僧的紫金钵盂,且至被羞皱了脸皮,“只是拿着钵盂不放”(98回),可见与人间是一般醒龄。

儒道释的种种丑陋在作者笔下一一暴露出自己的嘴脸,尽管作者意在宣传三教合一以给人们指定一条文化发展的道路,但他在无意中解构了这神圣的三教。自唐以来统治了中国这么多年的文化潮流已渐失去了往日的威力,注定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二、“自明本心”—戴着镣铐的舞蹈

在《西游记》之前,中国文学史上还没有过将人的主体意识发挥到如此淋漓尽致的。吴承恩笔下的孙悟空热烈地追求自由,对自己的人格力量无比自信。但在个性大力张扬的同时,作者又担心主体意识的无限宏扬会引起自私欲念的膨胀,会导致与社会秩序的冲突和道德规范的违悖。更何况,儒家正统讲的是“存天理,灭人欲”,虽要“明心见性”.“自明本心”,但也不至喊出“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所以吴承恩在肯定孙悟空的主体意识时,又不希望它同心猿意马一般脱离道德的轨道任意驰骋,于是又给他加了紧箍咒,好使“马猿合作心和意,紧缚牢栓莫外寻”,可谓是戴着镣铐在舞蹈。

紧箍咒又叫“定心真言”,无疑是象征外在束缚对人性的制约。如来就其作用对观音说,“假若路上撞见神通广大的妖魔”,“他若不听使唤,可将次箍儿与他戴上,自然见血生根。个依所用的咒语念一念,眼胀头痛,脑门皆裂,管教他入我门来”。后来观音又对孙悟空说,“若不如此拘系你,你又逛上欺天”,“须是这个魔头,你才肯人我瑜伽之门哩”。这话里一是显露了佛家法力和强制人入门,更多的也显现了他们对孙悟空个性的拘束。事实上,这几句咒语确实是发挥了神威的,若不是这咒语,凭憨厚无能又到处滥充好人的唐僧,是断断没有什么能耐降下那三个不受管束的徒弟的。然而这期间更多的是冤枉了好人。第27回中,孙悟空打死了白骨精,唐僧却“不识贤愚”,乱念一气紧箍咒;第56回中,孙悟空为民除害,打死了一伙“打家截道,杀人放火”的强人,唐僧又念一气紧箍咒。诸如这样的“冤假错案”可不止一两桩。紧箍咒使“独醒”的孙悟空受尽折磨,也暴露着外来束缚的“无理取闹”。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