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大闹天宫”非吴承恩创作考--《西游记》成书过程新探之一

[作者:刘振农]  [2010/1/27]
《 西游记》是我国古典小说中的瑰宝。“大闹天宫”是其中最精彩的章节,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因此,当我们提起这个故事时,不管在认识和评论上有多大分歧,总是习惯地把著作权及其中体现的思想意义,归附到吴承恩身上。最具权威性的说法,即游国恩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卷四所定:“吴承恩创作《西游记》的功绩之一就是将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提到卷首来开宗明义”,“因之《西游记》的主题思想早在前七回就已经奠定。”

这个论断可信吗?笔者校读朱鼎臣《唐三藏西游释厄传》,发现通过版本考察,可以证明“大闹天宫”部分基本没有吴承恩创作的情节成份,而是朱鼎臣在民间评话本《西游记》基础上编辑定型的。就“大闹天宫”而言,吴承恩所作工作主要是语言上的润饰提高,在润饰中还增加了一些对孙悟空形象不利的细节穿插,它说明吴承恩主观上对“大闹天宫”的故事并非充分肯定。准此,若笔者考察能够成立,我们就必须在新的基础上重新认识《西游记》作者的创作意图和主题思想,作出实事求是的评论,而不能再迷陷在简单的赞扬之中了。言或无当,敬请专家学者不吝赐教,以期促进《西游记》研究的进一步深入。

朱本并非世德堂删节本说

朱鼎臣《唐三藏西游释厄传》是我国现存刊印年代最早的小说之一(以下简称朱本),三十年代发现于日本,八十年代方排印、影印问世。发现之始,郑振铎、孙楷第等学者即认定该书“就其版式及纸张看来,当是明代嘉隆间闽南书肆的刻本,其时代最迟似不能后于万历初元”。但是,现存百回本《西游记》的最早刊印年代是万历二十年,由金陵世德堂刊行问世(以下简称世本)。朱本与世本的异同概而言之:朱本分卷分则,它的前七卷基本上与世本的前十五回相等,不过朱本略少铺叙性的诗词和描写,却多一卷唐僧出世故事;后三卷却与世本大异,只有简略粗疏的取经故事概述,世本中大量的调侃穿插生动描写均不见踪影。郑振铎先生考察朱本后,根据劣抄袭优、不全删于全这样一条现代版本官司评判的通则,认定朱本是世本的删节本“当无可疑”,但无法解释朱本刊印早于世本的事实,便假设百回本《西游记》还应有更早的印本,所以产生了朱本这样的“删节本”。笔者认为,在长篇小说刚刚起步的时候,我们不能用现代眼光去看待它的发展过程,仅凭“吴承恩是优秀作家,优秀作家怎能去抄袭无名作者的作品呢”这样的推断去考虑问题,必然会导致偏差。事实上朱本与世本的文字差异,足以证明朱本并非世本的删节本,而是恰恰相反,吴承恩正是在朱本已经发展完成了评话本《西游记》“大闹天宫”部分的基础上,再次润饰修改扩充取经故事内容,最终完成百回巨著《西游记》的。 

郑先生删节说的论点,是从永乐大典本《西游记》推测出来的。永本保存下来的“梦斩泾河龙”,只有故事梗概,没有诗词插话等内容,反映了《西游记》早期风貌。朱世两本在与永本相当处做了同样加工,改两个渔翁为贤人,增加姓名穿插诗词,整体看朱本只略少几句联句诗。郑先生说:“朱本此文假如不是从吴氏书中删节而来,则世间果有此声音笑貌全同的二人的作品,实可谓为奇迹!这当是朱鼎臣本《释厄传》非永乐大典本和吴氏本《西游记》的中间物的一个铁证吧〔(1)〕。”其潜台词即:朱吴这相似说明他们必有抄袭关系,而吴承恩是优秀作家不会抄袭,那么必是朱鼎臣删节吴氏书,充作自己“编辑”了!

其实,铁证不铁。郑先生不仅没有解释何以从分则而不分回的形式看,朱本更接近永本,而且在介绍引述朱本时无意遗露了重要的文字内证--朱本本则回后诗,致使多年来只能根据郑文进行再研究的人盲目相信郑说。

朱本《老龙王拙计犯天条》则有回后诗:“黄河催(摧)两岸,华岳镇三峰。威雄惊万里,风雨振长空”(人民文学出版社《唐三藏西游释厄传》92页)。该诗直接录自永本,永本叙述老龙王私减雨量后进城找袁守诚要罚银,有段文字:“老龙当时大怒,对先生变出真相,霎时间:‘黄河摧两岸,华岳振三峰。威雄惊万里,风雨喷长空。’那时走尽众人,唯有袁守诚巍然不动……龙乃大惊悔过,复变为秀才跪下。”作为评话底本可以理解,艺人为了延长时间吸引听众,在表演中必用穿插动作噱头等来耸动听者,于是出现了龙变为秀才去找袁复变成龙威吓,再变回秀才求饶这样一个叠床架屋的细节。到了朱本世本,作为文学读物已没必要保留这种结合表演而来的细节,所以均删去了变龙一段。比较文字朱世相差不多难分先后,但朱鼎臣写作水平不高而又保有则后诗这一特殊形式,便把删掉细节中的龙赞诗拿来充作则后诗,仅三字与永本有异且属同音致误,明显是刊印所致。世本变则为回,便将这则后诗彻底删除了。一首小诗说明问题:删节只能删多作少改有为无,若果朱本“删节”世本,它怎能删出世本没有的诗句而又恰与公认的西游祖本相同呢?说这是巧合不现实,在相当文段内出现同样诗句,不能是朱鼎臣误撞而与前人相合吧?因为朱世两本“声音笑貌全同”,互相间必有继承关系,而朱本更多保存永本原貌,因此,我们只能说整体上少于世本的朱本,恰恰是永本到世本的“中间物”!朱本最先修改永本文字,删去细节但留存诗句充作则后诗,世本再分回定型,继承了朱本文字但删去毫无意义的回后诗。如果这一解释顺理成章,我们自然可以得出《西游记》的演变经历永本--朱本--世本这样一个过程的结论来。

以上是沿《西游记》文字发展顺向考察,由于永本保存太少我们仅能举此一例。若采用逆推方式,我们还可以找出与此相同的配合例证来。朱本“悟空炼兵偷器械”则回后诗:“一种灵苗秀,天生体性空。枝枝抽片纸,叶叶卷芳丛”(《释厄传》38页),现在世本三十八回,为五言二十六句芭蕉诗的首四句;朱本“玉皇遣将征悟空”则回后诗;“全身炉中造,神工百炼熬。狁刃依三略,刚强按六韬,”现在世本七十五回,为狮王大刀赞的首四句,仅“全身”做“金火”,“工”为“功”,余均同。于是问题又来了,若朱鼎臣据世本删节,只要他不是存心破坏,岂有刚刚开头就跨越万水千山,把后头完整诗赞割到前边来充当毫无意义的回后诗之理,那真是无法理喻的恶作剧!同时朱本乌鸡国故事不存在,狮驼国异常简略,根本不存在产生现世本两首诗的环境,朱鼎臣又焉能从虚空删出两诗!

考虑到朱鼎臣编写《释厄传》时面对的必然是整本评话《西游记》,不可能像我们今日只是通过《永乐大典》去略窥一斑;证以前一例考察山的朱本回后诗产生办法,笔者认为这两首同样是朱鼎臣修改永本情节后把多出的诗凑作了回后诗。在“炼器械”则中还可以看到悟空从幽冥界出来“忽然一个纥繨,跌了一交”之句,则后诗应即形容此“纥繨”的;“遣将”则回后诗则可能是形容二郎神的三尖两刃刀,按嘉靖年间的民间说法,悟空原本是直接被二郎神收伏的〔(2)〕,现在情节变动,二郎不在“遣将”之列,朱本将诗抽出,充作了则后诗。世本再一次调整,在后文分别为其派上用场。如此解说,不为牵强吧?

至此,我们利用三首小诗为朱本世本关系指出路标。也可能会有人问:朱鼎臣会不会研究永本残文插入自己的删节本?笔者以为当时人绝无版权意识,不会故意作伪,何况《永乐大典》宫廷藏书也非常人所能见。因此三首小诗虽无艺术价值,却证实了朱本“编辑”的底本即永乐大典本,在发展过程中它要先于世本问世。朱鼎臣本不经意的改动遗留,犹如孙猴子变土地庙,留下尾巴做旗杆,无意中为我们留下了鉴定朱世版本先后的原始凭证,帮助我们从根本上推翻了朱本系世德堂删节本的误说。

世本修改增饰朱本的内证

朱本世本先后之争历六十年未能定谳,原因是争论者据以立论的是双柄论据,只是理论上推测,这就不可能结清官司。上文所举例证,是永本--朱本--世本发展过程的硬证,不可能作双向解释。在此路标指引下,我们再看朱世两本差异的产生,自然就容易揭示现象背后的原因,找出答案结清官司了。

一、世本修改增饰了朱本的开头部分

朱本世本均以七言古诗开头:“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复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诗中明确嵌进了朱本《西游释厄传》的名字,当不会是吴承恩预先为自己的“删节本”起好名字,请大家别看原书先读节本吧?也许会有人说:朱鼎臣不会在删节时依据诗句起书名吗?那么请看下文:朱本以“盖闻”二字提起“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论,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文字与诗中“盘古破鸿蒙”、“复载群生”、“发明万物”(三皇五帝)是紧紧联贯的。而世本“盖闻”二字提起的竟是另一种“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的说法,完全脱离了诗的具体规定。由于离诗远了,世本又以“感”字提起,拉回到“盘古开辟”的开头,很明显,一个作者自己创作不会用两种不同的矛盾的“理论”来创造两个开头,只能是因为他要在原有框架中塞进自己崇信的“开辟理论”,才造成这种内容矛盾文字生硬的重叠开头。而这“理论”又关系到第七回如来佛为玉皇大帝撑腰的论点:“他自幼修持,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你算,他该多少年数,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此段话恰为朱本所无。所以,世本开头增加“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的大言,增加意图明显。因此百回本的开头明确显示了吴承恩是在《西游释厄传》的基础上添补增加,展开自己创作的。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