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明遗民学人诗稿浅说

[2013/12/28]
关于黄云还有两件史实应该引起注意。

一是黄云与孔尚任《桃花扇》创作之关系。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冬,因康熙帝到曲阜祭祀孔子而提拔其后人孔尚任为国子监博士,一年后随工部侍郎孙在丰到淮扬治黄河入海口,由此接触到了明朝弘光皇帝当年遗事,写成了侯方域和李香君的故事。孔尚任到泰州最先访名士黄云,由黄云介绍又认识了冒襄。冒襄不仅是弘光朝的中枢,更是与《桃花扇》中的男女主人公原型为好友。据泰州志籍所载,孔尚任在泰山三年,多由黄云引领看了多出戏剧。黄云可谓为孔尚任的《桃花扇》提供了翔实的历史与社会以及戏曲演出的基础。

二是黄云与石涛相交二十年。这件事情表明,当时还有诸多明代的知识份子的志节人士不愿仕清,逃到寺庙剃度为僧。清初四大名僧画家石涛、朱耷、弘仁、髡残均如是。有趣的是黄云和阮晋林的墨迹上款人古航,正是名垂一时的高僧。弘仁于1647年皈依佛门,正是在武夷山入古航门下。古航为泉州江郑氏子、生于明万历十三年(1585),卒于1655年,名道舟,字古航,曾随博山于天界寺开堂,博山圆寂后入闽至武夷山主法回龙。弘仁原名江日休,亦是徽州抗清义士,失败后逃到建阳武夷山,与汪蛟、吴霖等人一起皈依古航道舟禅师。(《徽州府志》)

想来当年古航及其弟子弘仁、加上黄云、石涛应有相会之时。

三、傅山、顾炎武、孙奇逢之交往

这里仅有傅山和顾炎武各一札诗稿,但却牵出清朝初年北方文化史上一段非常重要且不得不说的史实来。

傅山的这首诗虽无上款,但显然是写给孙奇逢的。

徵君夫子近如何?太白烟霞帐李居。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昔去每窥南郡怅,年来谁授优生书?

无边黛色侵云卧,不尽溪光抱草庐。

华发传经犹有待,蒹葭霜露一踌躇。

孙奇逢生于明万历十二年(1584)年,卒于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九十有二。傅山生卒是1607——1684年,享年77岁,比孙奇逢小32岁,当傅山成年之时,孙奇逢早已是誉享九州的大思想家。“同时海内大儒推先生与黄梨洲,南北相望,未曾识面。康熙癸丑,作诗寄梨洲,勉以蕺山薪传。”(《清儒学案》(一),中华书局,2008年,33页。)

他与傅山、顾炎武有大致相似的经历,面临国变,多次牵连牢狱之灾而得免,多次征召而不应。尤其是孙奇逢,十次荐都选官,“亦婉辞不就。改革之际,名闻宇内,识与不识,皆曰徽君。”(邓之诚撰《清诗纪事初编》(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140页。)

傅山与顾炎武相互交往,特别是顾炎武向傅山请教关于西北地域人文变迁,受益良多。这在顾炎武的书中多有记载。傅山对顾炎武也有非常高的评价。

傅山《霜红龛集》卷九“为李天生作十首”,其中一首云:

南北塞天地,不屑小峯峦。灌薄冥苍翠,神仙谢羽翰。心原滂浩绰,胆豈大江塞。何事亭林老,朝西拟筑坛。宁人向山云:“今日文章之事,当推天生为宗主。”历叙司此任者至牧斋,牧死,而江南无人胜此矣。

晤言宁人先生还林途中叹息有诗

河山文物卷胡笳,落落黄尘载五年。方外不娴新世界,眼中偏认旧年家。乍警白羽丹杨策,徐颔雕胡玉树花。诗咏十朋江万里,搁吾伧笔似枯槎。

(顾亭林先生诗笺注卷十一,《顾炎武全集》第22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第356——357页。)

孙奇逢与顾炎武交契亦深。他在《复顾宁人》的信中说到几件史实:“自修来别后”,可见孙奇逢与颜修来也多有交往!其次明确表示与顾炎武不同的学术观点。指出顾炎武“札中以章句、文辞、名教、器数若歉然,以为非道者,僕谓即章句、文辞、名教、器数以为道,则不可;舍章句、文辞、名教、器数以求道,则又不可也。”(《孙征君日谱录存》卷二十八,《顾炎武全集》第22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第418页。)顾炎武《赠孙征君奇逢》诗云:“海内人师少,中原世运屯。微言垂旧学,懿德本先民。早岁多良友,同时尽诤臣。……明廷来尺一,空谷贲蒲轮。未改幽栖志,聊存不辱身。”“伏生终入汉,绮里只辞秦。自 媿材能劣,深承意谊真。惟应从卜筑,长与讲堂邻。”(《顾炎武全集》第22册,第437页。)对孙奇逢评价非常之高。

可见,顾炎武《王官各》诗稿中的上款人颜光敏(修来)其人与当时学界精英均有深交。颜光敏“送朱锡鬯之济南在抚军署”云“携手河桥怅去尘,历山遥望柳条春。讼庭尚有南冠客,自注:时亭林以诏狱在济南。莫向燕台思故人。”(同上,第371页。)

据《清史稿·文苑一》载颜光敏,曲阜人,颜子六十七孙,康熙六年进士,官吏部郎中。因此有:“颜修来吏部”称。不仅学问好且“雅善鼓琴,精骑射蹋鞠。”可谓乃一代奇人神人。据顾炎武年谱载,顾炎武与颜光敏订交与康熙四年,时顾53岁,二年后颜进士及第,应年轻顾炎武许多,但其光敏光猷兄弟二人在山东甚有人缘。据顾炎武年谱所载,其于山东诏狱多有求与颜光敏斡旋,终因诬陷揭穿而得释。以当时顾炎武反清,家乡因家奴叛变而除之等等诸多情结,非特别之势力介入,顾炎武难得脱身,因此,其文集中收有多封与颜修来的信札。

以上由上述二首诗所揭示中出来康熙早年时期,北方三大学界巨人的密切交往和相互之间的学术砥砺,而顾炎武是把南方的“思想宝库”直接移之北方与傅山和孙奇逢两座“高峰”嫁接的一次值得历史浓笔重墨书写的奇遇。

傅山《徵君夫子近如何》小笺
艺术中国
傅山这首写给孙奇逢的诗,虽然应在孙奇逢遇国变之后,且直隶容城(今河北徐水县)故居宅地也因卷入八旗领地而不得不往他处谋生。友朋赠夏峰荒地供其居住,加之晚年被人诬陷赴案质对,因年老得免,从此闭门不出,因之称为“夏峰”先生。傅山之诗应写于此这一时期。
艺术中国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