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北大评刊(2012年第2期)

[2012/7/3]
老作家王蒙的中篇《悬疑的荒芜》,情节的平庸,语言的驳杂与毫无诚意,简直让人难以卒读,不作赘述。郝炜的短篇《淑婷》,写了一个普通中学的教室在学校兼并重组后,在教育局局长叔叔的照顾下,如何成为重点中学仓库管理员的故事。在颇有契诃夫《变色龙》风味的叙述中,淑婷的选择:继续担任仓库管理员,得享长条的阳光与清冷,使小说获得一种可贵的攀升。

严英秀的中篇《一直很安静》,让我很自然地想起诗人柏桦在《左边——毛泽东时代的抒情诗人》中的一段话:“疼痛在逼迫我歌唱、逼迫我渴望成功、甚至幻想以诗歌成功来冲破我苦闷、单调的家庭生活、他(张枣)不止一次告诉我中国文人有一个大缺点,就是爱把写作与个人幸福连在一起,因此要么就去投机取巧,要么就碰得头破血流,这是十分原始的心理,谁相信人间有什么幸福可言,谁就是原始人。痛苦和不幸是我们的常调,幸福才是十分偶然的事情,什么时候把痛苦变成家常便饭,当成睡眠、起居一类东西,那么一个人就算有福了。” 这篇小说让我再次感受到这种将写作(尤其是诗歌写作)与个人幸福联系在一起的酸楚气息。

小说里,文学院的中文系讲师高寒时常写点小诗发表,他的苦恼是每次在领取稿费时,往往会受到一个鄙视诗人的学院办公室主任徐导的刁难甚至羞辱,因为“高寒”是他的笔名,而他的真实名字为略显土气的“高耀祖”,他需要请这位徐导开个证明,才能去领那几十半百的稿费。“他既是高耀祖,又何必高寒?他以为改个文绉绉的名儿就能脱胎换骨,不带土气?”他利用徐导的老婆巩梅作为报复,“这能有啥说头,就家里人用呗!我爹,我娘、我姐、我表格,现在,还有巩梅”,终于引得徐导恼羞成怒。

“一直很安静”,其实一直难以安静。如何在写作与个人幸福间建立一种踏实可靠的联系,也许是今天每位诚恳的作者所必须面对的。
页码1 2 3 4 5 6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