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杨显惠:我不愿再描述苦难 下一本书写知青生涯

[来源:时代周报]  [2012/6/23]
本报记者 温文锦 发自广东台山

[img]uploadpic/20126/2012062364206985.jpg[/img]

即便是凭借《甘南纪事》获得小说大奖,杨显惠在华语文学传媒奖的颁奖礼上依然保留观察者的习惯:他随身携带单反相机,不停地抓拍会场上的瞬间。不少作家们围过来向他致意,他不太适应,碰完杯后总低声问身边的人:“这是谁?那一位是谁?”大部分时间,他总是埋头按快门。

作家马原亦举着酒杯过来祝贺。“杨老,您知道他是谁吗?”旁边的人问他。

“不知道。”杨显惠有些迟疑,“我在作家圈里来往的人真的不多。”对方愣了愣,笑着说:“看来,不认识其他作家的作家,才是好作家。”

饥荒主题已经完成

《甘南纪事》共16万字,比之前的《夹边沟记事》、《定西孤儿院纪事》薄了不少。从2006年春天开始,连续五年,杨显惠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驻扎甘南藏区,住在藏民的牛毛帐房和沓板房,记录了近10万字的采访笔记,数千张照片。全书用12个故事讲述了甘南的风土人情故事,是他之前在《上海文学》杂志上连载了一年的同名作品。

1946年生于甘肃,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到甘肃生产建设兵团当知青,经历过当农工、售货员、教师等。即便是在上世纪80年代加入天津作协,杨显惠一直念念不忘自己的根始终是在甘肃。每年写作间隙,他总要离开天津回兰州小住。“我写的是那个地方的事情,我的根在那儿。”写完《甘南纪事》上半部,杨显惠回到兰州休息,决定今年冬天将下半部完成。

此前的作品《夹边沟记事》直指上世纪60年代的大饥荒,通过近20个故事,揭开一段尘封50年的历史。近3000名“右派分子”在夹边沟劳改农场,经历三年饥荒,最后活下来的只有600人。命运三部曲的另一部《定西孤儿院纪事》亦重述三年饥荒的故事。灾难的三年过去,当时定西紧急成立孤儿院,收留了五六百个孤儿。即便是当事人杳如大海捞针,杨显惠还是顽固地做着这件事,一次又一次走在采访的路上。当受访者向杨显惠谈起当年的饥荒和灾难,再冷静地叙述,最后也不由得潸然泪下。

“《甘南纪事》的写作比之前轻松很多。饥荒主题我已经完成,我想该创作一些轻松的主题,我不愿再描述苦难。采访中积攒了很多照片,也有过出摄影集的想法,那该是在写作完成后的事了。”在甘南呆的时间很长,杨显惠仍然不太习惯当地的饮食,“但是好多了,那边饮食跟汉人的已经很像。”杨显惠说话语速很慢,每个问题细细想一想才回答。

甘南草原都退化了

时代周报:去甘南之前,你是打算去西藏?

杨显惠:2006年刚写完《定西孤儿院纪事》,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当时正好文化界掀起一股“西藏热”,于是我想到西藏跑一遍。我回到兰州找几个朋友一起去西藏,他们都不去。当时遇到两个中学同学,他们大学学的是草原专业和畜牧业,毕业后分配到甘南,在甘南工作了20多年,上世纪80年代调回兰州,已经退休了,想到甘南去再看看。他们跟我说,你到西藏去干什么,不就是去看看藏民的生活,到甘南去也可以,那边也是藏民很集中的地方。于是我跟着他们跑了三个县。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他们到那边去就是看朋友,叙旧,有干部,有牧民,有汉族,有藏族,到处都有熟人,到哪儿都是喝酒聊天。跟着他们跑了这么一趟,听着他们谈过去的生活经历,勾起我很多感慨。回到兰州以后,我就琢磨着再跑跑甘南,写一部甘南的书。

时代周报:这本书比之前的两本薄不少,但花的时间更长。

杨显惠:写《定西孤儿院纪事》调查花了两三年,所以藏民的我也不想写成纪实,我想写成小说,能写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就写他们当地的生活状况。结果我跑了两年,每年进去两三次,一次十天左右。它和我写的夹边沟和定西孤儿院的事情不是一回事,后来我觉得像这样蜻蜓点水地跑进去也不是一回事。后来每年两三次,长的一次呆上20多天,短的呆上一个礼拜。甘南七县一市我都跑了,除了一个汉化的县我没有去。在甘南,我主要是在扎尕那驻扎。

时代周报:这次采访比前两本书不太一样?

杨显惠:写《夹边沟记事》、《定西孤儿院纪事》的时候目标很明确,跟采访对象谈经历谈遭遇。写藏民的故事,只是想了解他们的日常生活,写小说需要把他们的生活弄通,经历一遍看一遍。我跑到牧场里驻扎着,每天和藏民一起,聊聊天,看看他们怎么放牛放羊,挤牛奶,打酥油……白天跟牧民一起生活,晚上把这些记录整理下来。

时代周报:你融入了他们的生活?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杨显惠:刚开始到甘南,当地人问起,我就说到这儿玩儿来着。去得多了,我和不少当地人也成了好朋友,不少年轻的藏民对我也以兄弟相称。我会接他们去北京玩,负担往返机票和食宿,当他们的导游。

时代周报:甘南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杨显惠:甘南这地方草原很好,很美。玛曲草原的草长得很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草有一公尺多高。听说解放前玛曲草原是亚洲最好的草原。但现在草原都退化了,草只有20公分长。

下一本书写知青生涯

时代周报:近10万字的采访笔记,筛选的原则是什么?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