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肖舜旦:王璞短篇《捉迷藏》赏析

[2012/6/23]
人性之谜还是时代之殇?

——王璞短篇《捉迷藏》赏析

肖舜旦

读过王璞的短篇《捉迷藏》(载于《收获》2012.1),有一种余音绕梁的深刻韵味使我玩味不已。题目简单直白、清澈如水,内容也似乎透明清纯如童年的游戏,它确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童年捉迷藏的故事;但是在这个充满童真明朗的简单故事里,却又分明的藏着一个深邃的“迷藏”式的谜底,我以为,这就是这个小说的巨大张力之所在:以极其朴素的叙述,却隐含着极其深刻的意义,甚至达到了一种象征主义诗歌的抽象境界。它的主题由拷问人性善恶之谜转向对一个时代沉沦之殇的深刻控诉,简单的谜面下竟然隐藏着如此蕴藉的人生历史况味,让人不得不对作者的叙事技巧和思想深度表示敬意和赞叹。小说叙述语言沉稳、冷峻、简洁,结构精巧、严谨却不动声色、大巧若拙。这是一个无论在结构匠心还是思想内涵上都具备一种大师风范的大气作品。

“中国艺术批评网”《北大评刊2012年第1期》中,徐妍 刘丹在《看〈收获〉2012年第1期》一文里,只用了下面几句话来表达对这个小说的评价,明显是有些忽略了这个小说的真正价值,让人不免有些遗憾:

“王璞的《捉迷藏》借助少年视角, 通过文革背景下捉迷藏这一童年游戏,触碰了人性冷漠、人与人之间充满隔膜的真相,主题较为深刻。但小说结构松散,语言带有矫情的文艺腔。”

这番评价虽然首先肯定了小说的主题“较为深刻”,但究竟如何深刻,且“深刻”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却语焉不详,有一种明显的轻视贬斥之意;可见,这种“肯定”分明是一种欲“抑”先“扬”的叙事策略,而接下来的“结构松散,语言带有矫情的文艺腔”的批评,才表明了评论者的真正立场。我以为,这种评价未免草率了些。



鉴于“结构松散”的严厉批评,我们就先谈谈这个小说的结构。小说的结构大致可以分为三部分:引子、主体、尾声。

先说“引子”。

小说一开始以“我想,没一个人小时候没玩过捉迷藏这游戏吧?”一语展开叙述。然后简单的叙述了一位成年“男人”以及“我”与儿子关于“捉迷藏”的一些快乐的回忆,小小的铺垫后,有一段简单的议论把小说的主旨引入某种“深度”:

“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有这样的时刻吧,就是不再玩捉迷藏了。这标志着他开始进入成年。但很多人都把这样的时刻忽略了。有些人是有意的,有些人是无意的。

我大概属于后者。”

之后叙述看一部警匪片的体验。画面是两个孩子在树丛里玩捉迷藏的游戏,却不小心窥见了这样的一幕,“一个男人正举枪对住自己的太阳穴……”

“这时我觉得在身体的最深处,有个东西被拨动了一下,我甚至听见了‘哧啦’一下的声响……我继续把这电视看下去,但情节是如何发展的我已经不大关心了,后面要发生的事似乎我早已知道了一样,就好像这部电影是我自己的创作,一切都了然于心。”

这时,刚走过来的儿子看了电视问道:“前面都说了些什么,这小孩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道:‘说的是个捉迷藏的故事。一切都从一次捉迷藏开始。’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就在这一刻,蓦地,我一下子想起来,我十三岁那年,最后一次玩捉迷藏的事情。”

警匪片中孩子捉迷藏时无意遭遇的一幕,使孩子直接窥见了人生中最惨痛最可怕的一面,这导致了孩子以后人生思想的大转变,而这种情景不经意间唤醒了“我”童年中沉睡许久的潜意识记忆,使“我”记起了“我”的最后一次捉迷藏的深刻而莫名的印象。这种印象也直接导致了“我”人生的一次大转折。
艺术中国
小说就以这样的方式进入了故事主体的讲述,显得练达隽永,或许显得有些匠气(大概这正是徐妍 刘丹批评为“语言带有矫情的文艺腔”的原因之一),但我以为无伤大雅。

其次、主体故事部分。

这部分内容就是正面叙述“我”十三岁那年和三位同学在图书馆捉迷藏的经过了。在主体故事叙述之前还有一大段的插叙或议论,主旨是讲述自己为何喜欢玩捉迷藏游戏的原因。虽然,这一大段的插叙和议论似乎显得有些散漫;但是,它们却是小说主旨构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少了它,小说的神秘隽永的人性之谜的况味将黯然失色,所以,它们的存在不可或缺,完全属于“形散神不散”的一类。这就是小说的第二部分,也即故事的主体部分。

第三部分是对前面故事的接续。“我”被三位同学锁在图书馆内整整一夜未能回家,第二天回家后,所有的当事人(包括三位同学和自己的养父母)对此竟然置若罔闻,好像没有发生过这事一样。虽然,作者暗示了那一个晚上在时代历史上所具有的不同寻常的意义: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