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肖舜旦:莫言小说《蛙》主题质疑

[2012/6/23]
蛙声为谁而鸣?

——关于莫言小说《蛙》主题的质疑

肖舜旦

2011年8月20日,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在一片公众质疑声中落下帷幕,经过评委们的五轮投票角逐,最后五部作品获奖。作为一位圈外人,一名旁观者,准确点说,是一位“文学票友”,最终谁获奖并不是我所关心的事,我所关心的是为什么获奖。因为作为一个国家级的长篇小说大奖评比,获奖作品至少要有一些上得台面的理由,哪怕是一些忽悠公众的漂亮话,你也总得说出来才行;但很有意思的是,也许评委正是怕在这些方面给人遗下口实,所以干脆对获奖理由不置一词,只强调是投票结果而已。难怪有公众质疑评委们对这些获奖作品其实大多数根本没读过,完全是根据“诗外功夫”来投票的。

我是基本相信这种说法的。虽然对于其他四部获奖作品没有发言权(因为我确实没有读过),但是至少对于莫言《蛙》的获奖,我想表示怀疑。我根本怀疑这些评委是否认真读过这部作品,是否真正了解这部作品的基本主题和思想。一些正规媒体记者的有关评论对此大都是语焉不详的打圆场之类,根本没有涉及到作品的实质。比如在8月25日的《文学报》上读到了一篇“本报记者”傅小平对莫言获奖作品的介绍文章《莫言:从“低处”建构叙事奇观》。我甚至也怀疑这位记者是否认真通读过这部作品。因为文章中几乎没有提及 《蛙》的真正内容,都是一些泛泛之论,涉及内容最近的一段话是:“从整体来看,小说共分五部,分别以剧作家蝌蚪写给日本友人杉谷义人的五封信引出。尽管在文学形式上,小说用了书信体这一历史悠久的叙事模式,其指向的内容却无疑是非常当下的。它通过描述从事妇产科工作50多年的乡村女医生“姑姑”的人生经历,反映新中国近六十年的农村生育史,以及实施计划生育国策所走过的艰巨而复杂的路程。”这段话没有对《蛙》的实质思想、艺术水准的任何判断和定性,只是一种典型的空而又空的不负责任的文学“官话”,实在让人无语。然而,这种文学批评方式却正是目前中国文艺评论界的常态。这不仅让人想起钱钟书在《谈中国诗》里说过的一句话:“具有文学良心和鉴别力的人像严正的科学家一样,避免泛论、概论这类高帽子、空头大话。他会牢记诗人波莱克的快语;‘做概论就是傻瓜’。” 我以为这些评论家要么是缺乏辨别能力,要么是缺乏文学良心而睁着眼睛说瞎话。当然,他们绝不会认为自己是傻瓜,而是认为别人才是傻瓜。这才是文艺评论界最可笑也是最悲哀的事情。

事实是,《蛙》的主题思想极其混乱杂糅,甚至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立场观点都显得极其暧昧,简直让人怀疑作家的人格与文格是否严肃端庄? 这样的作品能够获奖,实在是一件有些煞风景的事。



莫言长篇小说《蛙》的核心问题就是它的主题思想的定性,但不知为何原因,许多评论家对此却都是装聋作哑,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

当然,要想说清楚莫言长篇小说《蛙》的主题,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仔细品味文本,我们会感觉到莫言的写作思想其实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他用了大量的笔墨,对上世纪的那场“人口运动”的残忍性、暴戾性作了极其生动形象地展示;但另一方面,又极力为之辩解,其中充满了一种深刻而复杂的矛盾——既冠冕堂皇又欲说还休,既巧言辩诬又此地无银。有时甚至让人怀疑,莫言在作品中究竟想表达什么?蛙声为谁而鸣?

比如小说以浓墨重彩表达的一个重要的主题——赎罪,就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矛盾体。

小说题目《蛙》,一定程度上暗示了小说的主题。按照小说中的解释,“蛙”与“娃”、“娲”同音,人类的始祖是一只大母蛙,女娲造人是多子的象征,“蛙”是高密东北乡的图腾。所以《蛙》的命名意味着“娃”的实质,这就与小说的主题背景——计划生育“人口运动”“接轨”了。所以,作为一个医生、接生员,理应热爱生命,亲近“蛙”“娃”;然而,在对小说主人公姑姑的人物塑造上,莫言特别强调了一个细节,姑姑偏偏最怕“青蛙”。这当然可以视为姑姑晚年忏悔心理的一个象征,因为自己在“计生”运动中毁掉了2800个孩子的生命,所以她有一种负罪感,故见“蛙”就恐惧。小说中有一段颇为壮观的具有明显象征意义的描述,姑姑晚上被千万只青蛙围追堵截、使姑姑失魂落魄、荒不择路、狼狈惊恐不堪,令人毛骨悚然。可另一方面,莫言又为姑姑的害怕青蛙设计了个完全矛盾的解释。在小说的“剧本”部分,姑姑解释自己的害怕青蛙,是因为当年女人为响应《人民日报》的“蝌蚪避孕法”,大量吃青蛙造成的。而当时姑姑是反对这种做法的,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蒙骗也吃过青蛙丸子,从此,姑姑才害怕青蛙。所以,姑姑其实是“保护青蛙的英雄”。一方面自认为有罪,另一方面又否认有罪,这就是一组明显的矛盾。

其次,就是在对姑姑赎罪心理的正面表现上,莫言的矛盾也无处不在。
艺术中国
如果姑姑真要赎罪、真想赎罪的话,那么她就不仅仅是为自己在“计生工作”中的许多过火偏激行为忏悔:她应该反省的还有在文革时作为造反派,对有恩于她的老院长的“毫不客气”的批斗,以致老院长不堪凌辱,投井自杀的行为;还有对于她的同事黄秋雅的近乎虐待狂式的戏弄和殴打,以及在“张拳”事件中,让黄秋雅当了替死鬼的卑劣行为……甚至在晚年提到黄秋雅时还依旧发出得意、放诞且疯狂的胜利者的嘲笑,何曾有丝毫“赎罪”的诚意?即便是对“计生行为”的赎罪,也依然充斥着伪善和欺骗。比如姑姑在晚年以制作泥孩子作为一种心灵弥补、一种赎罪方式,并假设这些未出生的孩子以来世的投胎方式都出生在好人家,所以,姑姑是“毁了他们也救了他们”,心灵自得其乐,自我安慰,自我欺骗,同时还在自我辩解。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