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北岛:走近特兰斯特罗默的蓝房子

[来源:搜狐读书]  [2012/6/23]
[img]uploadpic/20126/2012062361793505.jpg[/img]

特兰斯特罗默的个人生平

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Tomas Transtromer, 1931-),20世纪瑞典著名诗人,1954年出版第一本诗集《诗十七首》,引起瑞典诗坛轰动,成为50年代瑞典诗坛上的一件大事,成名后又陆续出版诗集《路上的秘密》(1958)、《完成一半的天堂》(1962)、《钟声与辙迹》(1966)、《在黑暗中观看》(1970)、《路径》(1973)、《真理障碍物》(1978)及《狂野的市场》(1983)、《给生者与死者》(1989)、《悲哀的威尼斯平底船》(1996)等多卷,先后获得了多种国际国内文学奖。

他于1958年和1966年发表了两部书,书中描写了到西班牙、巴尔干半岛、非洲和美国旅游的经历。音乐在他的诗中也起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比如他对爱德华·格里格的描写,或者他写访问博物馆的诗,比如《一个来自贝宁的人》是他看了维也纳民族艺术博物馆非洲艺术部分后的感受。1996年他发表的《悲伤吊篮》尤其富有艺术性。特兰斯特罗默也是一位业余音乐家,他会弹风琴和钢琴。他最新的诗集是2004年发表的,内容是死亡、其预兆和经验。他曾经在1985年4月来我国访问,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举办了诗歌讲座。

特兰斯特罗默的父亲是一位记者,母亲是一位教师,两人离婚后他随母亲长大。一开始他想成为自然科学家或考古学家。中学毕业后他在斯德哥尔摩大学学心理学,1956年他毕业。此后四年中他留校研究。此后他转到一个青少年拘留所做心理学家。1965年他与夫人和孩子一起搬到斯德哥尔摩以西40千米处的小城韦斯特罗斯,他至今住在那里。他在那里获得了很高的声誉,以至于1997年当地政府建立了一个以他命名的特兰斯特罗默文学奖。1980年特兰斯特罗默退休,此前他在瑞典国家劳工部做工作心理学家。特兰斯特罗默与美国诗人罗伯特·勃莱是好友,两人互相翻译对方的作品,并将对方的作品收录到自己的书里。1990年特兰斯特罗默患脑溢血使他的语言功能受到阻碍,但此后他又恢复过来了。

特兰斯特罗默与诺贝尔文学奖

80岁的瑞典大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获得了2011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成为15年来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诗人,也是37年来获奖的第一位瑞典人,以及过去17年来的第14位欧洲得主——仅去年获奖的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2003年的南非作家JM·库切和2006年的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例外。作为评奖机构,瑞典学院赞扬特兰斯特罗默“以其凝练而透彻的意象,带给我们对现实的全新感知”。

特兰斯特罗默获奖后各方评论

特兰斯特罗默的英译者之一、苏格兰诗人罗宾·罗伯森告诉《卫报》,特兰斯特罗默的获奖是“一次漫长等待的幸福结局:解脱的快乐。特兰斯特罗默不仅是斯堪的纳维亚最重要的诗人,也是世界级的作家——这一点终于得到了公开承认”。

瑞典首相弗雷德里克·赖因费尔特则表示,对特兰斯特罗默的获奖,他深感“快乐与骄傲”,并希望世界能因此关注瑞典文学。

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沃尔科特曾说:“瑞典文学院应毫不犹豫地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特朗斯特罗姆,尽管他是瑞典人。” 

[img]uploadpic/20126/2012062361793977.jpg[/img]

诗人北岛

蓝房子



蓝房子在斯德哥尔摩附近的一个小岛上,是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的别墅。那房子其实又小又旧,得靠不断翻修和油漆才能度过瑞典严酷的冬天。

那年三月底,我到斯德哥尔摩开会。会开得沉闷无聊,这恐怕全世界哪儿都一样。临走前一天,安妮卡(Annika)和我约好去看托马斯。从斯德哥尔摩到托马斯居住的城市维斯特若斯(Vasteras)有两个小时路程,安妮卡开的是瑞典造的红色萨巴(Saab)车。天阴沉沉的,时不时飘下些碎雪。那年春天来得晚,阴郁的森林仍在沉睡,田野以灰蓝色调为主,光秃秃的,随公路起伏。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安妮卡当了十几年外交官,一夜之间变成上帝的使者——牧师。这事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儿不可思议,好像长跑运动员,突然改行跳伞。安妮卡确实像运动员,高个儿,短发,相当矫健。我一九八一年在北京认识她时,她是瑞典使馆的文化专员。西方,那时还是使馆区戒备森严的铁栏杆后面一个相当抽象的概念。我每次和安妮卡见面,先打电话约好,等她开车把我运进去。经过岗楼,我像口袋面往下出溜。

一九八三年夏末。一天中午,我跟安妮卡去西单绒线胡同的四川饭店吃饭。下车时,她给我一包东西,说是托马斯最新的诗集《野蛮的广场》,包括马悦然(C?ran Malmqvist)的英译稿和一封信。马悦然在信中问我能不能把托马斯的诗译成中文,这还是我头一回听到托马斯的名字。

回家查字典译了九首,果然厉害。托马斯的意象诡异而辉煌,其音调是独一无二的。很幸运,我是他的第一个中译者,相比之下,我们当时处于一个很低的起点。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