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余一尘:吴冠中的生命画卷

[来源:西安晚报]  [2012/6/23]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去年逝世的国画吴冠中在美术界留下盛名。从《吴冠中自述:生命的画卷》中可以感受其一生孜孜不倦、不惧挫折的艺术追求,个中甘苦,唯有心知。

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县闸口乡北渠村一个贫穷农民家庭。童年家里经济不宽裕,父亲的最大愿望就是让吴冠中当个高小教员。吴冠中不负父望,考上了无锡师专初中,父亲摇着借来的小船送他去上学。只是后来吴冠中被艺术所吸引,转入杭州艺专,之后又考中公费留学巴黎学习美术的资格。吴冠中在法国常背着几十斤的画具到各处风景地去写生。在塞纳河画画时,乘坐的小船倾覆,吴冠中不幸落水,不会游泳的他扒在倒扣的船沿挣扎,许久才被一艘路过的货船搭救;写生画的色彩干得很慢,坐车时他便拿在手中伸出窗外,时间一长手都变麻木了;有一次回程时,火车上行李架放满没地方,他就把大包的油画放在座位上,自己站在旁边用手扶住画,一路从广州站到北京,腿都站肿了;作一次画要几次搬动画架多角度写生,吴冠中往往攀着树根爬上无路的陡坡作画,作完画,他双手捧着油色未干的画幅无法下山,只好先将画箱扔出让它滚下坡去,他自己像儿童溜滑梯似的从坡上慢慢滑下去。

善于感恩的吴冠中对恩师总是深情追忆。对锐于创新、不墨守陈规的林风眠,吴冠中的评价很高,认为林风眠毕生探索中西嫁接,并做出了最出色的成绩,其成功不仅缘于他对西方现代、中国古代及民间艺术的修养,更缘于其远离名利,在逆境中不断潜心钻研,玉壶虽碎,冰心永存。吴冠中敬重的另一位老师是潘天寿,潘天寿国画格调很高,牢牢把握画面强烈的视觉效果,如黄钟大吕。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潘天寿强调传统特色,强调与西洋画拉开距离,他从未深入研究西洋艺术,但却在其作品中体现了西方艺术的要素——几何观念的平面分割。对于巴黎留学时的恩师苏弗尔皮教授,吴冠中也一直铭记在心,当年教授为吴冠中签署延长留学公费时,吴冠中流露要回国的想法,苏弗尔皮教授很赞成,建议吴冠中回到自己的国度里,从自家的传统中扎根。多年后吴冠中重访巴黎,返回母校时,早已过世的苏弗尔皮教授却已被人们遗忘了。

创新意识是吴冠中艺术生命长青的永恒动力。他反对过分“具象”和那种追求照相式的逼真,他曾揶揄画家伦勃朗、委拉斯开兹等是那个时代有名的“摄影师”。吴冠中的画从不简单、生硬地照搬自然,他总是反复思考,寻求艺术表现的最佳视角。如以泰山五大夫松为素材、持续5年定稿的《松魂》,就是在峭壁层层直垂的背景下,用粗犷的网状墨线表现松树斗士的姿态和虬曲的身段。1977年他在苏州光福镇司徒庙内对直立、横卧、倾斜、曲折状的清、奇、 古、怪四株汉代柏树,从各个角度反复写生,十年后五画汉柏,重点抽出其运动感加以延伸,着意于躯体复苏的扭曲与枝芽生长的勇猛。1994年第五次画成的《苏醒》已不见松的躯干,而是层层盘旋纠结的连理枝叶,显示着精神统治的威力。从素材到定稿历时整整二十年。吴冠中喜欢凡·高的画,因为凡·高每一幅都有自己的性格,能看出焦躁不安的情绪。吴冠中在大英博物馆讲演时说:“我作画从不考虑固有的程式 ,并竭力避免重复自己已有的表现方式。”他还认为“艺术永远只诞生于真诚的心灵。”“逝去的时代毕竟已逝去,旧时代的艺术品已成珍贵的文物,今日中国艺术必然要吸取西方营养,走中西结合之路。”吴冠中不懈地探索东西方绘画两种艺术语言的不同美学观念,坚韧不拔地实践着“油画民族化”、“中国画现代化”的创作理念,形成了鲜明的艺术特色。

大师自有大师的情怀。吴冠中善于思考,善于总结,他出言常常很犀利,石破天惊。他说:“在艺术中,即便是勤奋、辛劳耕耘一辈子,结果很可能只是零。”晚年的吴冠中认为:“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此语在美术界曾引起轩然大波。但他的理由很充分:“笔墨只是奴才,它绝对奴役于作者思想情绪的表达,情思在发展,作为奴才的笔墨的手法永远跟着变换形态,无从考虑将呈现何种体态面貌。”大师的素养也体现在一些小事上。他每次作完画,总要用棉团将染在地上的颜料擦得不留一点痕迹,有一次在旅社里反复擦洗洗过笔的脸盆总擦不干净,仔细观察才发现,脸盆本身就含有色彩。

这本书根据作者多篇回忆文章编缀成集,于是,书中便有个别片段多有重复,如记述童年姑爹的小渔船等,算是白璧微瑕。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吴冠中自述:生命的画卷》 吴冠中/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年版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