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胡忠伟:说不尽的吴冠中

[来源:吉林日报]  [2012/6/23]
翟墨教授的《圆了彩虹——吴冠中传》以交响诗般的结构和充满激情的文笔,记述了吴冠中走出水乡,留学海外,品尝了西方禁果又苦恋东方伊甸园的曲折经历,并把画家的独特生涯放在中国现代美术史的大背景上展开。一卷在手,让人尽可感受画家的喜怒哀乐,亦可了解画坛的风云变幻。这是一部画家传记,也是一部思想史诗。在阅读《圆了彩虹——吴冠中传》的日子里,我感受着画家高洁独特的人格境界,也感受着他江南画境的如诗如幻。

他原来不过是一个农村的土娃娃,后来却成了大巴黎的洋学子;他初恋于文学,却终恋于美术;他看家的本事是油画,但水墨的功底也过硬。这种种因素的融合,最后成就了他成为杰出的画家、别具慧眼的美学家。他就是吴冠中,他是中国当代画坛上的一朵奇葩。

菜根谭》说:“嚼得菜根,百事可做”。吴先生却在一幅画作上这样题写道:“苦瓜藤上结苦瓜,血统也,命也。多少事,光环与花圈,都靠苦瓜成正果。苦瓜不苦,我曾题四字:嚼透黄连。”先生笔名“荼”,荼者,苦菜也,可见先生用心良苦。他用一生的艺术实践体验着如荼人生,把黄连嚼透,终成正果。

2007年吴先生的画作在全国巡展时,先生亲自为展览撰写了一篇题为《近照》的前言:“老人走向遥远,虽渐远渐小,却背影清晰。有人追去摄其影,老人猛回首,被摄了前胸。他笑说:我的衣饰及肌肉都是透明的,你恰恰摄了我的心肺。这里展出的,是其血淋淋的肝胆、心脏。”这,是现实里的吴冠中,也是精神艺术世界里的吴冠中。

当年,吴先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公费留学的名额,去了法国巴黎,为自己的艺术世界打开了一扇气势磅礴的大门,旧中国的黑暗腐败,对艺术的不重视,刺疼了吴先生的心,他做梦都想着能在法国大展宏图、飞黄腾达,永远不再回国了。可是,一次偶然的机遇,让他看到了凡高写给他弟弟的话:“你也许会说,在巴黎也有花朵,你也可以开花、结果。但你是麦子,你的位置是在故乡的麦田里。种到故乡的泥土里去,你才能生根、发芽。不要再在巴黎道貌岸然地浪费年轻的生命啦!”正是这句话,深深地击醒了沉湎繁华世界的吴先生,他知道,他深爱的依然是自己清贫而可爱的祖国,他在内心对自己一遍又一遍地说:“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后来,他终于选择了回国,让真正的艺术在国内生长。吴先生热爱艺术,但他更深爱着他的祖国和人民,他把一生的智慧和心血都献给了我们这个伟大的祖国。
艺术中国
他曾经这样说:“我的艺术是属于人民的。”活着时便对社会给予最大的捐赠。尽管吴先生的作品在国内外市场频频拍出数百万美元、上千万人民币的高价,但这位只身居几十平方米小屋的老人,却向社会捐赠了数百幅价值连城的名作。他以自己的切身行动,一步步地实现着自己现身艺术的愿望:“捐献就像嫁女儿,是把自己的生命献出去。以后人家要看吴冠中,要研究吴冠中就要到各大美术馆,这是我的愿望,我要实现它。”

吴先生一生只看重三个人:鲁迅、梵高和妻子。鲁迅给了吴先生方向,给了他精神,梵高给了他性格,给了他独特,而妻子则成全他一生的梦想,平凡,善良,美。吴先生是把鲁迅和梵高当做自己的精神父亲的。正是这两位伟大人物的人格支撑和艺术品质,才使吴先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点燃了他绚烂多彩的人生。

吴先生的画作受孕于苦难,蕴涵着他的苦和乐,却别有声腔,别有洞天,别具匠心。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吴先生的绘画不是仅仅停留在“画得像”的层面上,而是用感情去搞艺术。他说:“我画一个东西,不是画这个东西本身,而是要通过这个东西把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告诉你,你一看就有新的感受。梵高画的向日葵,不是画向日葵的肖像,而是把各种各样不同性格的向日葵组合在一起,那是一种感情,不是向日葵本身。所以,艺术就是一种感受。”

吴先生的画是中西融合的成功范例,融入的是中西文化和艺术的不同理念和精神,而不是在形式和风格的符号上或技法上做文章。在《长江三峡》、《大巴山中》等作品中,他把油彩和水墨处理得天衣无缝,既有油画的品性,又有国画的气色。先生赞赏石涛的名言“无法而法为至法”、“古人之须眉不能长我之须眉”,他说:“只局限本民族这一个老爷爷的知识圈中创新,创不了今日之新,明日之新。”艺术语言是没有国界的,只有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以人类最高智慧的成果为坐标,才能突破本民族传统的历史局限,创造出有别于传统又发展和丰富传统的作品。

吴先生的水墨巨幅作品《鹦鹉天堂》写实写意,数十只鹦鹉各具神态,顾盼喁喁,一片祥和景象,画家匠心独具,关怀直指人类生存生态生活的大主题。与该作异曲同工、神韵暗合的是《老树雏鸡》,虽然在尺幅上相差颇巨,但其所表达的意义则一。十数只毛茸茸的小雏鸡分散在一棵老树间,各具神态,或啄或撮,或顾或盼,或呼朋唤友,或挈伴将侣,或摩肩接踵,或曼舞轻歌,一片祥和。它的主旨,直指“和谐”这一最具传统色彩并正在焕发新的生命力的命题;以新出生的小鸡暗示新生,构成对老树的反讽,颇具刘禹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哲学意味。

吴先生一生都在画江南,叙事和缓而抒情,着力营造着他梦里心里的江南。《春到江南》,画家选取的是铺着鹅卵石的小巷口,画面的主体则集中在迂回的高墙上。这是带有明显的江南印记的高墙,潮湿的墙面上似乎还有雨后冒出的苔藓的新绿,似在表明了作者对于故乡的潮湿而温暖的记忆,高墙内老枝纷披的树,则又宛然是“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隐性说明。《忆江南》表现了烟水两茫茫的江南景色,以意境见长;而《小桥流水人家》则以意境和设色取胜,它借助一株刚刚绽出新绿的孤独的老树、层垒而斑驳的小桥、乌檐粉壁的民居、小桥上散学归来晚的儿童、远处笼罩在薄雾中的冥冥的层峦,营造了一种略带忧郁的少年记忆,以淡淡的花青为晕染,整个画幅都充盈着一种江南近暮特有的诗意。

吴先生是一个执著于艺术精神的守护者和拓荒者。他以自己丰富艺术实践的体验,独具见地的美学卓见,用他那支生动、犀利的笔,表现了抗衡各种阻力、扫除一切陈腐观念的勇气和品质。
艺术中国
吴冠中先生曾说:“我父亲没想到他受了一辈子的苦难在我身上又重复了一遍,我们嚼透黄连。这个嚼透黄连的种子是不是还能一直继承下去,有多少人曾经嚼透黄连!”

嚼透黄连,吴先生以一生的心力践行着不负丹青的承诺,他的艺术实践完满着他光辉的人生,无论在艺术上还是在人格上,他都是我们学习效仿的楷模。

吴冠中,一盏不灭的灯火,永远闪烁在画与诗的长河。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