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炎帝是沿江河拓展农耕文化的汉族先民首领

[作者:徐亦亭]  [2009/8/10]
2、炎帝神农氏的拓展了华夏农耕文化

随着炎帝神农氏时代的汉族先民的农耕文化不断发展,特别是农耕者对扩大农田的需要,就自然会引起以炎帝为首的汉族先民,为寻求新的农耕地区而不断向外拓展。这种拓展可以从古代华夏许多地方,都出现炎帝神农氏的活动遗迹来得到印证。因为这各地的炎帝活动遗迹,正好从特定的历史角度反映了,传说时代炎帝神农氏率领农耕者,拓展农耕文化的某种痕迹。

从古代文献的记载中,可以大致看出炎帝率领汉族先民,沿着江河水域拓展农耕文化的足迹。其中主要的一支就是,从姜水流域沿江河流域向东迁移,他们顺沿着渭水、黄河等大河,“初都陈,后居曲阜”。陈,一般认为大约在今河南淮阳和安徽亳县之间,故而现在的淮阳还留存有神农井遗址。曲阜,则在今黄河下游的山东省境内,这就反映炎帝神农氏之时,汉族先民的农耕文化,已经发展了黄河中下游流域的广大地区。

另有一支以炎帝为首的汉族先民,则是从姜水流域出发,沿着汉水进入长江流域,向长江流域等南方地区拓展农耕文化。古代文献还记载了炎帝“崩葬长沙”的传说。长沙,在当时已远至长江以南,秦汉时期所置的长沙郡,辖境包括今湖南和广东、广西北部。这就反映和说明了,传说时代以炎帝为首的汉族先民,已经沿着沟通长江和黄河的水系,拓耕到了长江流域和岭南等地区。

三、炎帝和传说时代汉族先民农耕文化的多元起源

汉族先民一直是以创造独步于时的农耕文化而闻名于世。然而,汉族先民又将自己最早的农耕首领炎帝,与黄帝一起并列为自己的始祖。这就无可置疑地折射出,传说时代沿江河流域拓展农耕的汉族先民,与从游牧或半游牧转入农耕定居的汉族先民,已经成为汉族先民两个密不可分的组成部分了。他们互相补充、彼此依辅,经过碰撞、交融,在完成和实现汉族先民农耕化的同时,也融合成了以炎帝和黄帝为首的,传说时代的原始民族。炎帝神农氏作为汉族先民最早的农耕者首领,是在汉族先民原始民族的形成,以及农耕文化的多元起源上,起到了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然而,如上所述,炎帝实际上代表的是汉族先民所经历的一个历史发展时期。炎帝所代表的历史发展时期,既可看作是汉族先民最早的农耕阶段,又可看作是汉族先民原始社会的重要转折阶段。在炎帝所经历的神农—帝魁—帝承—帝明—帝直—帝厘—帝哀—帝榆罔,约八代、五百三十年之后,被黄帝轩辕氏兴而代之。

炎帝时期的大约五百多年间,汉族先民不断拓展农耕文化,他们的足迹遍布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在古代华夏传说中,便主要反映为,烈山、共工、四岳、台骀,这四支炎帝后裔的迁移和分布。〔4〕沿着江河流域拓展农耕文化的炎帝后裔,在中原适宜农耕的地区垦殖生息,凭借着稳定发展的农耕文化,在与原来生活于此的游牧、半游牧,或从事其他生产的居民互相交融过程中,完成古代中原华夏的农耕化。同时,也呈现出了汉族先民农耕文化的多元起源。

1、炎帝神农氏与古代羌人的关系

炎帝和古代羌人有着密切渊源关系。炎帝神农氏,姜姓,长于姜水,这就兴许意味着,炎帝可能出自古代羌人。因为在古代华夏文献中,姜和羌曾是同为一字,《说文》“姜”释有,“神农处姜水,因以为姓,以女,羊声”。“羌”释有,“西戎,羊种也,从羊儿”。

另外,不仅近代学者章炳麟认为:“羌者,姜也。”傅斯年也曾主张:“地望从人为羌,女子从女为姜。”然而,学者们还多注意到,姜姓出自羌人,而非羌人就都是姜姓。所以,出自古代羌人的姜姓炎帝,很可能就是古代羌人中,较早进入农耕生产、并且尚处于女系社会的一支先民。[5]

应该指出,古代羌人并非今天中国的少数民族羌族。今天的羌族是由古代羌人中的一支发展而来的。羌人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古代民族,中国的许多民族都与他们有着渊源关系。古往今来,许多学者都曾认为姜姓炎帝,出自古代羌人中较早进入农耕者,并且成为汉族先民中最早的农耕者。

所以,《淮南子·修务训·尝水草》才说,炎帝“乃始教民播五谷”。《商君书·画策》也说:“神农之世,男耕而食,妇织而衣。”这样也就清楚地说明了,炎帝神农氏与古代羌人之间,是有着民族文化承袭和密切的渊源关系的。

2、炎帝和黄帝为首的两大部族交融成炎黄部族集团
艺术中国
炎帝与黄帝为首领的两支汉族先民的交融,反映了传说时代汉族先民中农耕者和游牧、半游者的融合。据《帝王世纪》等文献所载,“黄帝有熊氏,少典之子,姬姓,母曰附宝”,“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斗权星,照耀郊野,感而生黄帝轩辕”。说明以熊为图腾的黄帝,应是出生于荒野草原的游牧者。他率领族人驾轩辕车随水草迁徙,进入中原后,“轩辕乃修德振兵……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列子·黄帝》也记述道:“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帅熊、罴、狼、豹、貙、虎为前驱,鵰、鵰、鹰、鳶为旗帜。”同样折射出黄帝是挟游牧者强劲之勇,对已在中原开垦农耕的炎帝,实行进攻性交融并且得志的。

《史记·五帝本纪》言:“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轩辕……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指出了炎帝和黄帝兴衰上的先后列序。其实它也折射出,在世代重农的汉族先民心目里,农耕经济在社会发展中是处于第一位的。但是,游牧业对农业的注入和互相补充,极大的激活并推进了农耕经济。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炎帝和黄帝争斗的传说,不仅反映了古代华夏对传说时代游牧、半游者注入农耕者的承认,而且还确认了以炎帝为首的汉族先民中的农耕者,与以黄帝为首的游牧、半游者之间融合后,所形成的炎黄部族才构成了汉族多源起源的主干,从而共同尊奉炎帝和黄帝为两位至高无上的始祖。

3、炎黄部族集团和以蚩尤为首的狩猎者交融成汉族先民主体

蚩尤是传说时代汉族先民中又一位声名显赫的始祖。《尚书·吕刑》:“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可见,蚩尤是与炎帝和黄帝抗争失败的英雄。所以就有些学者便误认为,蚩尤是与中原华夏争斗失势后,被逐走南方的少数民族首领。其实,蚩尤与南方少数民族的关系还得探究,蚩尤应该是传说时代汉族先民中狩猎者的首领。[6]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古代华夏文献说蚩尤,“作五兵”,是传说时代汉族先民崇敬的赫赫战神。据载,汉高祖刘邦还曾“祠黄帝、祭蚩尤”。《汉书·封禅书》也有,“一曰天主祠天,二曰地主祠泰山,三曰兵主祠蚩尤”的记载。然而,在古代华夏文献中,蚩尤又被描述为“兽身人语”的形象,例如《述异记》就说蚩尤是,“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鬓如剑戟,头有角”。不过,通过这些对蚩尤“兽身人语”描述,我们看到的不正是传说时代汉族先民中,“衣兽皮、戴兽皮帽”,进行捕猎的狩猎者形象吗?

逸周书·尝麦篇》记:“昔天之初,诞作上后,乃设建典,名赤帝,分政之卿,名蚩尤。”在以炎帝为首的农耕者建典中,蚩尤占据“上卿”之位。这段关于汉族先民史前传说的记载,实际上也是反映传说时代,鉴于兽害对农耕的危害,汉族先民的农耕者对狩猎者的重视。“蚩尤乃逐帝,争于逐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中冀”。反映的就是传说时代,兽灾和游猎活动对农耕文化产生的消极影响,以及由农耕和游牧、半游牧融汇而成的农耕文化,终以稳持凝重又融入了游猎文化。

透过文献所载炎帝联合黄帝“执蚩尤”背后,我们看到的应该是:沿江河流域拓展农耕的炎帝,在与从游牧、半游牧进入定居农耕的黄帝,以及由游猎转入农耕的蚩尤,三支传说时代汉族先民融合之后,终于在奠定博大综渊的华夏农耕文化的同时,融合成了汉族先民的族体主干。反过来说,传说时代汉族先民的族体主干,主要包括了沿江河流域拓展的农耕者,从游牧、半游牧转入定居的农耕者,以及由狩猎过渡步入的农耕者。

参考文献

〔1〕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M].上海:上海书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2〕司马贞.《补三皇本纪》[M].上海:上海书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3〕郭沫若.中国史稿(一)〔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6.109-111.

〔4〕霍彦儒,郭天祥.炎帝传〔M〕.西安:陕西旅游出版社,1995

〔5〕萧君和,彭年,徐亦亭.中华民族史〔M〕.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1.81.

〔6〕徐亦亭.蚩尤是传说时代华夏先民狩猎者首领〔J〕.中南民族学院学报1998(1).70-71.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
博聚网